打印

[Raku] 【翻译文:被夺的家室】

29

【翻译文:被夺的家室】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被夺的家室

原作:寝取られた家庭
作者:I1d5cgKw(出处)
翻译:UZI
属性:MC,翻译,改编
首发:催眠物恋
次发:会所,四合院,东胜,伊莉(授权DCD代发)


**** ****  ****** ******  **** ****


  好久不见,UZI是也

  别问我我为甚么会不睡觉跑去花三小时生这篇鬼东西出来

  去你的这篇有够虐心,我忍不住调整收尾两小段,不然太没救赎感了



  PS

  转贴的请手下留情,留个全尸谢谢


**** ****  ****** ******  **** ****





  「真君,最近很高兴的样子呢。有甚么好事吗?」

  「嗯,嘛,差不多啦。」

  被妻子雪乃这样问着,我故意暧昧地回答,啜着晚餐的拉面给它蒙混过去。

  雪乃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很高兴似的对我微笑。

  我跟雪乃两夫妇是从出生之前就认识——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小孩时,雪乃相当好动活跃,还一直说自己是男孩子,所以我当时也没把她
当作异性,而是当成同性的朋友一起玩耍。

  就读小学之后虽然班级不同,可是我们的关系也没有改变,更彷佛变得跟兄
弟似的亲密。

  不管平日假日,我们每天都会一起玩耍,到处探险。

  可是,升到中学之后,雪乃肉票变得温文起来,而我也在那时候才察觉到她
跟其它女孩子都不一样。

  不,具体点来说不是雪乃,而是我跟她身边的同学……男同学们。

  对,雪乃变成了非常漂亮的美女。

  那肯定是她也将我当成异性看待的关系吧。

  即使升到了同一个班里,她跟我的距离却是逐渐变远,连谈天的机会也变少
了。

  某天,我醒觉了。

  再那样下去,雪乃就会被其它人夺走。

  现在回想起来,胆小如我居然会挤得出那么巨大的勇气,真够不可思议。

  「雪乃!那,那个,跟我交往,吧!」

  闭上眼睛结结巴巴地说出告白之后,我并没有得到雪乃的响应。

  在嘴巴忽然被柔软的甚么东西碰到了之后,我睁开眼睛才发现雪乃的脸相当
靠近。

  人生首度接吻的感觉相当柔嫩,而且很温暖。

  在那之后,雪乃跟我的距离也没有变化;嘛,偶尔也会吵架啦,可是我们从
来都没有浮现过『分开吧』这个念头。

  在悠长的时间里所生的羁绊,让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深厚。

  四年大学结束,成功获得职位的我瞒着雪乃自个儿打工,在樱花将散未散之
时,以我能力所及把最贵的戒指买下来向她求婚了。

  雪乃感动得哭出来了。

  ——而我们的幸福,也到此为止了。


== ==== == ==== === ==== == ==== ==


  距离结婚之后还没经过一星期,我们就搬离了老家,在小小的公寓开始夫妻
生活。

  突然,门铃就响起来了。

  「不好意思,请问是『山边』先生的住处吗?」

  从窗孔望出去,只看到衣着整齐的中年男性站在门外。

  是传教的吗?以防万一,我扣上门链才把门打开。

  在门打开的同时,眼前闪过了冒出蓝色光芒的灯芒。

  而我的意识也在那里消失——



  「……嗯,母亲在婚礼时大哭出来,感动地说『你们两人终于在一起了』之
类的话。」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作个确认好了,求婚是最近的事吗?」

  「是的,还没到一个月。」

  我对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毫不犹豫地吐出私隐。

  在自己意志无从抗拒的情况下。

  「那么,两位的夜生活也应该并不频密?」

  「是的,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多少有点害羞。而且,两人都是住在老家,所
以打算把这种事放到独自生活之后才去考虑,雪乃也是这样想的。」

  「非常好。」

  男人顿了顿。

  「长久培育出来的爱情,新婚,而且是略带洁癖的美女人妻——对我们而言
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商品啊。」

  突然,门铃响起来了。

  「打扰了,我是『用客』的后藤。」

  幸福的时间被一气吹散。

  明明这三天都没有前来的说。

  明明,终于能够跟『真正的』雪乃好好说话……!

  「好的,请您稍等。」

  雪乃站起来走向了大门。

  现在,雪乃已经成为了男人口中的『商品』。

  离开房间时雪乃好好的关上了房门。

  而她那道迎接『客人』的开朗声音,则是隔着门外低声的传来。

  我不能离开这个饭厅当步,只能死命忍耐到不知何时到来的结束。

  突然,从门的另一侧传来了碰撞声;紧接而来的,是雪乃那彷佛很高兴似的
嗓音。

  「真君!很棒喔!子宫被大肉棒噗啾噗啾的碰撞喔!都插进真君永远碰不到
的地方了喔!」

  「很舒服喔!明明只是被揉搓胸脯,脑袋却麻痹起来!第一次那么,那么舒
服喔!」

  「跟真君一起的日子跟白痴没两样喔喔喔!为甚么青梅竹马是真君而不是用
客先生喔喔!」

  「把时候还给我啊喔喔!啊,嗯啊,要是真君不跟我告白的话,啊啊!」

  今天的『客人』似乎是一边让她赞赏自己一边践踏我的类型。

  我叹了口气。

  与我心情截然相反,我的肉棒却是硬涨起来。



  被男人夺去自由的我只能依照他的命令,买下了某个新建成的房子。

  看起来毫无特别的这房子,客厅跟饭厅被门口左右分隔开来,墙壁跟门也很
厚。

  而比起饭厅,客厅则是更加宽敞,而且装潢也更精美。

  后来我才知道,附近的房子虽然都挂上了住户门牌,却全都是空屋。

  换言之,不管怎样哭叫争闹,也没有人会来帮忙。

  「我对两位施展了催眠术。」

  男人这样子打开话题说道。

  「我对太太进行了几个催眠。要全部说明太麻烦了,所以我只说重点吧。」

  「首先,叮咛地招待『客人』,不管任何命令也要全盘接受,是作为妻子最
重要的责任。在事后,妻子有义务对丈夫鉅细靡遗地进行说明。」

  「然后,性行为是只能跟『客人』作的事,不可以与丈夫进行。就算只是口
头上提出要求,跟丈夫的性交也跟性暴力没有分别,就算触碰到性器官也跟强奸
没分别……相反,跟『客人』的性行为不管是怎样的形式,一律都是『充满真爱
的深情性交』。」

  「瓣孕方面请您安心,每个月我们也会送药过来,尊夫人也会不抱疑问准时
服用。」

  男人顿了一下。

  「对丈夫方面的催眠很简单。不管是命令或是行为,只要出自『客人』必然
遵从。在妻子侍奉来客时,绝对不踏足门口跟客厅半步。而且,你对妻子跟『用
客』的性行为……她的不贞会感到极度强烈的性兴奋。」

  「『客人』的长相跟声音两位都没法记住,也不会设法留下任何记录。顺带
一提,把这些事告诉别人并不受限,两位可以随时向警察求助喔。」

  这样说着,男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侍奉在大约两小时之后就结束了。

  「雪乃,辛苦了。」

  雪乃一边弄着手机一边回到房间。

  她应该是在进行今天的业绩报告吧——对把我们弄成这样的那群家伙。

  「嗯,真君,今天的客人先生呢……」

  这样说着,雪乃就开始描述过程,把她能记住的所有细节一拼告诉我。

  客人的屁眼味道怎样、客人的肉棒多么粗长多么挺壮、与客人性交时多么的
兴奋跟舒服——哪怕没有受到命令所以未有辱骂,可是看着雪乃那跟平常没两样
似的,春风满面的微笑,我仍然感到难以按捺。

  那份让人无比不堪的兴奋,也是难以压抑。

  「真君,不用忍耐喔。跟平常一样做就好啦。」

  雪乃对于丈夫在自己眼前自慰毫不抗拒,而且更因为自己与客人的性行为让
丈夫兴奋起来这件事,得到了身为妻子的荣耀。

  或者说,『被变成』得到会更加贴切吧。

  最初以为是单纯的凌辱,可是这个把丈夫变成被虐体质的催眠却有着充满淫
邪心机的强烈效果。

  不管怎样愤怒,只要自慰过后便会烟消云散——然后那些愤怒更会尽数变成
我对自己没法忍耐的失望跟绝望。

  而且,要是我被这份性奋给占据心思,更会主动贡献妻子给外人。

  那个催眠带来的淫欲就是如此强烈,如此可怕。

  我万念俱灰地开始套弄肉棒。

  「而且喔,客人的精液真的很好吃!又甘甜,又有口感……小便也非常美味
啊,为了不浪费我让把溅到地上的尿液都啜干净了呢!」

  雪乃每次说出甚么,我的肉棒也会老实地作出反应,而她看见我这样子亦会
更加愉快地进行忆述。

  射精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雪乃熟练地抽出卫生纸盛着我射出的精液,把它们扔到垃圾箱。

  在她说完之前,我足足射精了三次之多。

  「真君,又跟平常一样闷闷不乐了呢……」

  雪乃很悲伤似的说着。

  她被催眠的她无法理解我的心情吧。

  「难道,我招待客人,真的很笨拙吗?」

  我不禁惊讶起来。

  「不,没,没那种事……!」

  雪乃马上露出了笑脸。

  「嗯!那人家会继续加油的!」



  在这扭曲的生活开始之后,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几个季节。

  我平常的生活就是在家跟公司来回往返,听完雪乃的侍奉记录之后,然后清
理被客人弄得又脏又乱的客厅。

  休息的日子,我则是呆呆坐在饭厅等待雪乃结束她招待客人的活动,拼命地
压抑自己的兴奋感觉,然后毫无成果地泄欲。

  『客人』没出现的日子是我唯一的安宁时间。

  然后,我继续等待着不知道会否到来,得到解脱的日子。

  从客人们登门时报上的名字——哪怕是假名——我知道一直前来『光顾』的
家伙有将近20人。

  最初前来的访客并没有特别过份的要求,可是那些『熟客』却是一天比一天
胡来。

  「真君,为了今天的『客人』,我想你帮忙在我身体上写一些字喔。」

  某天,我回到家的时候,雪乃已经浑身赤裸地递上油性笔。

  『这是随时坊起的淫乱奶头』『被内射就会淫荡地高潮』『因为老公不干人
家所以精通自慰了』『最擅长的是翻身露尻』

  在自己感慨对方居然能想出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时,雪乃的身体已经被无数
淫语填满。

  「真君,谢谢你!」

  飞快地背下身上的淫语,雪乃大声地对客人朗诵那些不堪的句子,一字不漏
地忠实执行。



  「下星期一呢,客人想让我不触碰他就能够让他兴奋起来的说。真君,可以
陪我练习吗?」

  让男人兴奋的自慰方法,脱衣舞,甚至是娇喘呻吟的形式,雪乃都认真地钻
研着。

  而我则是为了这样的雪乃,把能够用来参考的影带全部买下来,一边陪她看
一边进行指导。

  「嗯……再露一下乳头,动作慢点会比较好,这样子看起来更淫乱喔。」

  这两天,我们练习了整个晚上,结果也没能让客人满意。

  而雪乃则是受到了很惨的处罚。



  随着时间过去,我参加『待客侍奉』的次数也变多了。

  「真君!交往了这么久才能结婚,你现在感觉如何啊?只能跟那种难看的便
宜玩具描插,感觉怎样了啊?」

  「亲爱的妻子被刚刚才认识的男人用肉棒侵犯蜜穴,被抽插到淫水胡乱荡响
了,你高兴吗?那个玩偶很舒服吗?我也很舒服喔!吶,明明在婚礼时答应了让
我幸福一辈子,现在这是怎样了?吶,回答我啊,真君!」

  在不断与客人性交的雪乃旁边,我拿着她买来的吹气人偶抽送腰杆。

  令我无比悔恨的是,那天比往常更加兴奋。



  「等等,真君,为甚么人家被不认识的男人强奸,你还要那么高兴地套弄肉
棒?」

  「就算真君是很喜欢看见我被侵犯的变态也好,这种事要忍耐的话就能够压
抑住对吧?吶,一丝不挂地在庭院自慰的老公,你有想象过我的感受吗?」

  隔着窗户被强暴的雪乃一样哭叫一边展示着自己的身姿

  那天,『客人』的命令是我如果能够忍住不自慰就无罪释放,否则要接受惩
罚的游戏。

  「要罚喔!」

  这样说着,雪乃狠狠的踢向我的胯间。

  而我则是痛得颤抖着射精。



  「真君,不要!夫妻进行性交甚么的,真君不会想对我作这么过份的事情对
吧?不要!我的蜜穴是客人的东西!我的胸脯是为了被客人随意玩弄的!放开你
的手!」

  我跨在躺在床上的雪乃身上,维持仅仅不接触身体的距离。

  我不单无法站起,也不能倒下,只能维持这个姿势。

  微微抽腰,我把肉棒移到一个稍稍松懈下来便会碰到她那里的位置。

  「求求你,不要!真君居然是这种人吗!真君的气味好恶心,不要碰我!客
人,请您救救我!」

  嘴巴那样哭喊着,雪乃的手指激烈地在蜜穴搔弄着,让那荡漾的水音跟甘美
的鼻息落在我的身上。

  过了不久,我就被『客人』用力踢开,然后看着雪乃一边倾吐出真情的感激
之言,一边扭腰侍奉着对方……



  客人的要求一天比一天严厉,一次比一次过份。

  对我来说,让意识撑过一天的方法已经从死命忍耐,变成了拿重要的甚么东
西去换取平淡时间的异常。

  可是,某一天,我才察觉到那些残酷的日子只是轻松无比的前奏。

  「最初喔,我要当客人先生的狗呢。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只能呜呜汪
汪的说话,手脚并用的爬行喔。」

  「然后,因为不小心让冰箱的面包掉到地上,我就被命令对它们尿尿啦。」

  「接下来呢,因为人家太饿了所以就尝了一口,味道都被尿味盖过了呢。可
是客人先生都在称赞我很乖,所以我很高兴地把面包都吃干净了。」

  「途中呢,我就知道那位客人跟其它客人都不一样喔。」

  「该怎么说呢?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被『衪』命令的时候,我就觉得绝对
要服从任何命令,那个感觉非常强烈呢!而且,就算只是让『衪』稍稍不高兴的
话,我都有种很后悔很悲伤的感觉……」

  客厅的状况惨不忍睹。

  被折半的光盘片,破烂的纸团布碎,碗盘跟杂物碎散一地。

  每一个都是我印象深刻的东西。

  「然后呢,不知道为甚么会那样想,我觉得自己要尽力招待『客人』是理所
当然这些想法,都是因为催眠术的影响才会产生的……」

  「那些『客人』其实都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跟他们的性行为都是异常的
事情,而且性交本来应该只能跟丈夫作……明明,没有可能呢。」

  「然后,我忽然觉得那个『客人』很恐怖,却要逃跑,可是我不知道为甚么
会背对着『衪』跪下,把屁股翘起来对着『衪』之后就动弹不得了……」

  「我怎样哭怎样叫都没有人来帮我救我,『衪』……那个人就把我跟真君交
往时的照片跟影带都拿出来……啊,那些东西都是我事前准备好的呢。」

  「然后呢,那个人这样说了。」

  ——接下来我就会强奸你,可是每次被肉棒碰到,你都会有生平未曾感受过
的极级快感。

  ——可是你没法高潮,不管怎样被肉棒抽插,都不能高潮。

  ——亲手把那些充满回忆的东西撕烂砸烂的话,你就能高潮一次。

  ——可是,每弄坏一个东西,肉棒带来的快感就会大大增强喔。

  「最初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在说甚么,可是很快我就弄懂了……」

  「一开始我还想咬紧牙关忍耐的。那些东西都是我跟真君重要的回忆,要是
打烂的话,我对真君的爱也就跟着被弄烂了……」

  「可是……人家忍耐不了啊。1分钟都忍耐不了。」

  「而且,忍耐得最久的是第一个,第二第三个之后,人家就感到身体越来越
舒服,只是被肉棒撞一下,就忍不住用力把眼前的东西砸烂了……」

  「真的越弄越舒服,人家根本停不下来……照片都被撕到稀巴烂,照相机里
的内存也破破烂烂了……」

  「中学的时候,真君不是把亲手织的颈巾送给我了嘛?把那个东西撕烂,花
了我不少功夫呢。可是,把颈巾撕开的时候,我舒服到差一点就失神了……」

  「后来,记念的东西全都被我亲手砸烂,可是快感却没有停下来……所以那
个人……『衪』就说了……」

  ——你不是还有结婚戒指吗?

  「之后呢,『衪』就把专门用来切烂戒指的工具交给我了。那个喔,好像是
叫作割环器,『衪』也教会我怎样用了。」

  「我其实早就知道了。真君为了买这戒指,拼了命的一直打工,所以连约会
都减少了呢……」

  「所以我下定决心不会弄坏它,不管怎样也不会……可是,不行啊……」

  「肉棒,撞到第12次时,人家就不行了。」

  「『衪』很高兴地在骂我……说我是一无是所的母狗……我也没法否认,所
以一直在哭……」

  「然后呢,我只要大声痛骂真君,忽然就能够高潮了……虽然一边哭一边骂
没办法很大声,可是人家很努力了喔……待会儿给真君好好听一听录音。」

  「最后呢,客人命令我仔细回想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用感恩的心情跟真挚
的语气道谢……」

  「最初虽然感觉很讨厌,可是每想起一件事,就不知怎的觉得被赐予了甚么
很好的东西一样……」

  「然后呢,人家把头用力的叩在地上,对『衪』道别了……」

  ——与真君的回忆全部都化为乌有了,可是今天的一切都成为了更加美好的
重要回忆。

  ——母狗永远不会忘记今天的一切,母狗在此哀心感激主人。

  「我很高兴啊。不是被命令,而是我自己很自然地说出这些话了呢!」

  我没作出任何反应,只是咬牙沉默着。

  「……对不起……」

  雪乃突然低泣起来。

  「只是头淫乱母狗真对不起……把甚么都弄坏了,真的很对不起……」

  你没有错。

  想要这样说,却说不出口。

  取而代之的是,我的肉棒生平罕见地硬勃不息。

  我被施予的催眠,让我对雪乃的惨状感到兴奋;她越是受到无情的凌辱,我
们之间的感情越来受到残暴践踏,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性奋起来。

  我的下半身已经昂扬到了一个稍稍放松就会忍不住自慰的地步,只能以胸中
无以发泄的暴怒跟仅余的男性尊严压抑着。

  要是不忍耐下来的话,那就真的会让一切化为乌有。

  很快,我就发现听不到她的呜咽声。

  「真~君~就说了这样忍住对身体不好啦~」

  我抬头一望,马上便发现刚刚还在哭的雪乃变得很愉快,彷佛准备作甚么很
快乐的事情一样露出微笑。

  「呼呼,没察觉到真的对不起喔。今天人家会好好负责的,真君甚么都不用
做,专心享受吧~」

  我的身体没法动弹。

  「对了!今天就特别为你爱抚吧!」

  不要!

  明明不得不扬声喝止,我却没法张开嘴巴。

  然后,我的身体就肆意地动了起来,挺腰让雪乃把我的裤子脱下。

  住手啊!不要!拜——

  「嗯……啊!」

  射精了。

  只是轻轻触碰了两三下,我就射精了。

  白浊的汁液飞溅到雪乃的脸上,衣服上,头发上,脸颊上。

  「啊哈哈,真有精神呢!完全没有变软啊!」

  雪乃已经对男性的身体无比熟悉。

  在绝妙的时点施予适当的刺激,我在性感带被不断抚弄的这个情况底下,根
本没办法忍耐下去。

  「说起来,人家是第一次对真君进行口交呢?今天可是记念日啊!」

  这样说着,雪乃就张开嘴巴把我的肉棒含住。

  她经历了无数练习的口交技术,让我感受到了至今为止从未有过的快乐。



  雪乃对我进行的爱抚,直到天亮才结束。

  我已经不知道射精了几次。

  而我在那天之后,也没再抗拒这扭曲的一切。


== ==== == ==== === ==== == ==== ==


  「……然后呢,我就被一边拍打屁股,一边被拉扯着头发,开始想起自己是
个多么没用的淫乱母狗了……」

  「那位对我这个毫无生存意义的肉便器出言指责的『客人』真的是个很温柔
的好人,所以我忍不住对他道谢了……嗯,一边被他拍屁股,一边道谢……」

  嘴巴半张半闭。

  顺从本能套弄着肉棒。

  脑袋很自然地想着,下一个『客人』会不会对雪乃更加粗暴。

  我放空的思绪里,很自然地浮现了这些倒错的东西。

  忽然,电造响了起来。

  「……真君,我『要结束』了呢……」

  看完邮件之后,雪乃低声的说道。

  「它说我『过期』……说我『没用』了……」

  用着,毫无起伏的声音。



  春天再临,樱色再次熏染大地。

  然而,我们仍然在那永远持续着的恶梦中停滞着。

  看向天空,仍然能够目视那被称为三日月的微弱光芒。

  ——我们的确被解放了。

  ——可是我跟雪乃被施予的暗示却没被解除。

  每天都会提醒有客人来访的门铃已经甚少响起,充其量就只会因为速递而发
出声音。

  每个月月初送来的药也没有再次出现过;换言之,雪乃的身体已经不再处于
避孕状态。

  以前曾经尝试装作意外触碰雪乃的嘴唇,可是她仍然在剎那间露出惊恐的表
情退逃开去。

  转过街角,我看到了熟悉的屋顶。

  不知道被空置几年的那些房子,彷佛没任何异常出现过一样,渐渐多出了住
客。

  站在家门前,我对门铃伸出了手。

  ——突兀的,我冒出了作个小小赌注的念头。



  「打扰了……我是『用客』的山边……」

  过了一会儿,从门后传出了声音。

  「好的,请您稍等。」

  我的心脏不由自主地狂跳。



  「您好,尊贵的客人,欢迎您……」

  雪乃露出了彷佛终于等到爱人归来,期望良久似的表情。

  「我是山边真的妻子,山边雪乃。」

  被招待到客厅的我跟雪乃并肩坐在沙发上。

  「那么,请允许我先说一下,自己跟丈夫的事情可以吗?」

  「……啊啊。」

  「我跟丈夫是青梅竹马。虽然出生日期相差两天,可是我们都同一所医院出
生。自小我们便每天见面,两人在一起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反过来说,哪怕
一天不见面,也会感到无法静下来呢。」

  雪乃一步步把内心打开。

  有让人高兴的事,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可是,升读中学之后,我们的距离拉开了。虽然以前没有察觉,可是进入
思春期之后,男女分开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身边没有他在……所以当丈夫对我
告白的时候,那副结结巴巴咬到舌头的样子,让我相当安心。」

  「啊啊,完全没变——甚么的。」

  从高中生活,到大学生涯,直到结婚的那个时候,她的倾诉才结束。

  「以上就是我跟他的恋爱缘由……不过,在第一眼看到您的时候,这些东西
都已经被我抛诸脑后了。」

  「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了您。在这一刻之前的时间都彷佛变得没有任何意
义一样。所以,只要是为了您,我甚么也——」

  「雪乃!」

  我抱住了雪乃。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我也没感觉到她的惊恐。

  「雪乃……对不起……!」

  我不敢放开双手。

  「雪乃……抱歉,没能保护你,真的很抱歉……要不是,要不是我对你告白
的话……」

  「怎么了吗?客人,您遇上甚么……」

  没法作出响应,我只是抱着她痛哭。

  对不起。

  要不是我的话,雪乃就不会——

  「——」

  「……咦?」

  我忍不住抬起头来。

  然后,我看到了对自己露出了带着困扰,却又带着高兴似的表情,向我投以
微笑的雪乃。

  她把双手放到我的脸颊上面,轻轻的朝我靠近。



  那是,令人怀念的柔嫩触感。


               【FIN】

[ 本帖最后由 鹰击长空1 于 2015-4-26 08:54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贡献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4-26 08:55
  • 鹰击长空1 威望 +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4-26 08:55
  • 鹰击长空1 原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5-4-26 08:55
29

TOP

这个原文真的是太虐了,几乎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不过最后居然没有崩坏还有一个良性的结尾真是不容易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5-4-26 11:36

TOP

果然超~虐的,還好最後有算是好的結局。

TOP

结局竟然是GOOD END~明明是人妻女主却没有妊娠END~稍稍有些遗憾~不知道原文是不是这样的GOOD END~感谢uzi大大翻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5-4-26 11:37

TOP

翻译得满满的轻小说味道?以致分心得没法当肉文看啦  -_-||

TOP

这篇是经过了删改的吧?不过这样也是有点虐了呢,不知道U大嘴里超虐的原文是到了什么程度?我相当好奇呢,毕竟我印象中最虐的催眠文是莫慌未完成的那篇上衫姐同人文,那个大纲看得我真是毛骨悚然,难以想象真的写成会是多虐心…貌似当时U大好像也在那篇大纲下回复过,应该还记得吧?可惜似乎莫慌近来产量大减,完工无望啊…好吧,真写出来我估计不大敢去看-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Raku 金币 +5 大網真的記不起來了啊(汗 2015-4-27 22:41
  • 鹰击长空1 金币 +8 认真回复,奖励! 2015-4-26 17:17

TOP

引用:
原帖由 rig 于 2015-4-26 17:10 发表
这篇是经过了删改的吧?不过这样也是有点虐了呢,不知道U大嘴里超虐的原文是到了什么程度?我相当好奇呢,毕竟我印象中最虐的催眠文是莫慌未完成的那篇上衫姐同人文,那个大纲看得我真是毛骨悚然,难以想象真的写成会 ...
他喔,快被編輯虐死了,所以色文那邊速度會慢上加慢
至於原文的話其實跟我這個不會差太多,我只是在收尾方面補了一點點東西進去添些希望
不然這兩個真的有夠慘……(深夜的共鳴感好恐怖)
引用:
原帖由 hydra2012 于 2015-4-26 12:25 发表
翻译得满满的轻小说味道?以致分心得没法当肉文看啦  -_-||
要是那麼不想看的話,沒人強迫你回文跟看文啊
引用:
原帖由 kkzuiqiang 于 2015-4-26 11:15 发表
结局竟然是GOOD END~明明是人妻女主却没有妊娠END~稍稍有些遗憾~不知道原文是不是这样的GOOD END~感谢uzi大大翻译~
原文比我偷改的來得灰暗,不過大體流程一樣
引用:
原帖由 xxxxx32921 于 2015-4-26 11:08 发表
果然超~虐的,還好最後有算是好的結局。
這篇最虐的部份是那個砸記念品的地方,我譯到膽也寒了
引用:
原帖由 llw41sq 于 2015-4-26 11:02 发表
这个原文真的是太虐了,几乎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不过最后居然没有崩坏还有一个良性的结尾真是不容易啊
最後要是加料的話我怕黑到墨汁都噴出來,所以只好改得光亮一點(?

TOP

没有怀孕是一大遗憾啊,哪怕不生下来也好。不知道不修改发出来的结局是什么,既然都这么虐了也不差这一点不是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鹰击长空1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5-4-26 23:47

TOP

这篇文确实偏虐了点.....

最后算是发现催眠的漏洞了吗

自己作为“客人”去嫖妻子以绕过催眠设定的“夫妻间的性行为就是性暴力”这个设定.....

这算是“苦难中的蜜糖格外甜”的一种说法吧

[ 本帖最后由 tk824000 于 2015-4-26 23:4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Raku 金币 +5 原文最後一段的救贖感意外強烈..... 2015-4-27 22:41
  • 鹰击长空1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15-4-26 23:48

TOP

难得偏虐所以尽管是u大的文外加mc我都没撸起来真是抱歉了。。。(啊咧,这要道歉么(°ー°〃))
一直都是喜欢mc向的手枪文,感觉简单易上手。这篇东西感觉就是当故事看,不过撇开撸的方向看这确实是一篇很好的文章,所以u大还是辛苦了,么么哒(ฅ>ω<*ฅ)
另外什么时候才有常识修改结界的saber翻译以及双飞那本。。(再次被拍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Raku 金币 +5 等價交換(拍肩 2015-4-28 18:31
  • 鹰击长空1 金币 +7 认真回复,奖励! 2015-4-28 08:31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3 06:12